忆秦娥·用太白韵

宋代:李之仪

清溪咽。霜风洗出山头月。山头月。迎得云归,还送云别。
不知今是何时节。凌歊望断音尘绝。音尘绝。帆来帆去,天际双阙。

卜算子·我住长江头

宋代:李之仪

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。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
此水几时休,此恨何时已。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

谢池春·残寒销尽

宋代:李之仪

残寒销尽,疏雨过,清明后。花径敛余红,风沼萦新皱。乳燕穿庭户,飞絮沾襟袖。正佳时,仍晚昼。著人滋味,真个浓如酒。
频移带眼,空只恁、厌厌瘦。不见又思量,见了还依旧。为问频相见,何似长相守?天不老,人未偶。且将此恨,分付庭前柳。

南乡子·端午

宋代:李之仪

小雨湿黄昏。重午佳辰独掩门。巢燕引雏浑去尽,销魂。空向梁间觅宿痕。
客舍宛如村。好事无人载一樽。唯有莺声知此恨,殷勤。恰似当时枕上闻。

鹊桥仙

宋代:李之仪

风清月莹,天然标韵,自是闺房之秀。情多无那不能禁,常是为、而今时候。
绿云低拢,红潮微上,画幕梅寒初透。一般偏更恼人深,时更把、眉儿轻皱。

忆秦娥·用太白韵

宋代:李之仪

清溪咽。霜风洗出山头月。山头月。迎得云归,还送云别。
不知今是何时节。凌歊望断音尘绝。音尘绝。帆来帆去,天际双阙。

如梦令

宋代:李之仪

回首芜城旧苑。还是翠深红浅。春意已无多,斜日满帘飞燕。不见。不见。门掩落花庭院。

蝶恋花·天淡云闲晴昼永

宋代:李之仪

天淡云闲晴昼永。庭户深沈,满地梧桐影。骨冷魂清如梦醒。梦回犹是前时景。
取次杯盘催酩酊。醉帽频欹,又被风吹正。踏月归来人已静。恍疑身在蓬莱顶。

渔家傲

宋代:李之仪

洗尽秋容天似莹。星稀月淡人初静。策杖萦纡寻远径。披昏暝。堤边犊母闲相并。
遥想去舟魂欲凝。一番佳思从谁咏。憔悴归来如独醒。知何境。沈沈但觉烟村迥。

临江仙·登凌歊台感怀

宋代:李之仪

偶向凌歊台上望,春光已过三分。江山重叠倍销魂。风花飞有态,烟絮坠无痕。
已是年来伤感甚,那堪旧恨仍存。清愁满眼共谁论。却应台下草,不解忆王孙。

西江月

宋代:李之仪

念念欲归未得,迢迢此去何求。都缘一点在心头。忘了霜朝雪后。
要见有时有梦,相思无处无愁。小窗若得再绸缪。应记如今时候。

蝶恋花

宋代:李之仪

万事都归一梦了。曾向邯郸,枕上教知道。百岁年光谁得到。其间忧患知多少。
无事且频开口笑。纵酒狂歌,销遣闲烦恼。金谷繁花春正好。玉山一任樽前倒。

青玉案(用贺方回韵,有所祷而作)

宋代:李之仪

小篷又泛曾行路。这身世、如何去。去了还来知几度。多情山色,有情江水,笑我归无处。
夕阳杳杳还催暮。练净空吟谢郎句。试祷波神应见许。帆开风转,事谐心遂,直到明年雨。

踏莎行

宋代:李之仪

一别芳容,五经寒暑。回文欲寄无鳞羽。多情犹自梦中来,向人粉泪流如雨。梦破南窗,愁肠万缕。那听角动城头鼓。人生弹指事成空,断魂惆怅无寻处。

江神子

宋代:李之仪

今宵莫惜醉颜红。十分中。且从容。须信欢情,回首似旋风。流落天涯头白也,难得是,再相逢。
十年南北感征鸿。恨应同。苦重重。休把愁怀,容易便书空。只有琴樽堪寄老,除此外,尽蒿蓬。

菩萨蛮·五云深处蓬山杳

宋代:李之仪

五云深处蓬山杳。寒轻雾重银蟾小。枕上挹余香。春风归路长。
雁来书不到。人静重门悄。一阵落花风。云山千万重。

南乡子

宋代:李之仪

睡起绕回塘。不见衔泥燕子忙。前日花梢都绿遍,西墙。犹有轻风递暗香。
步懒恰寻床。卧看游丝到地长。自恨无聊常病酒。凄凉。岂有才情似沈阳。

江神子·今宵莫惜醉颜红

宋代:李之仪

今宵莫惜醉颜红,
十分中,
且从容。
须信欢情,
回首似旋风。
流落天涯头白也,
难得是,
再相逢。

十年南北感征鸿,
恨应同,
苦重重。
休把愁怀,
容易便书空。
只有琴樽堪寄老,
除此外,
尽蒿蓬。

西江月·醉透香浓斗帐

宋代:李之仪

醉透香浓斗帐,
灯深月浅回廊。
当时背面两伥伥,
何况临风怀想。

舞柳经春只瘦,
游丝到地能长。
鸳鸯半调已无肠,
忍把么弦再上。

鹧鸪天

宋代:李之仪

收尽微风不见江。分明天水共澄光。由来好处输闲地,堪叹人生有底忙。
心既远,味偏长。须知粗布胜无裳。从今认得归田乐,何必桃源是故乡。
1 2 3 4 5 6 7 下一页
描写物品古诗大全